美伊博弈正酣,离终局仍有距离

2019-11-23 14:05:38

来源标题:匿名

对国际学者寄予厚望

是当局看得最清楚吗?还是当局是局外人?还是旁观者和当局被困在迷宫里?最近在纽约召开的联合国大会是一个很好的观察窗口,尤其是对于日益紧张的美伊关系。

9月24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和英国首相约翰逊敦促伊朗总统罗汉尼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会见美国总统特朗普。马克龙说,如果他离开美国时没有见到特朗普,他会坦率地错过这个机会,因为罗汉尼几个月后就不能回来了。说话的时候,麦克伦和约翰逊看起来很严肃,而罗哈尼微笑着,看起来很放松。

后来的事件表明,英国和法国的游说没有任何效果。罗哈尼和特朗普不仅没有正式见面,也没有愉快地见面,而是继续在远处见面。伊朗坚持要求美国解除所有制裁,而特朗普表示这是不可能的。相反,他在第二天继续在英法斡旋下对伊朗实施制裁,禁止伊朗政府高级官员及其亲属进入美国旅行、学习或工作。

对美国和伊朗来说,他们似乎仍然无意停止彼此之间不断升级的紧张关系。可能的原因是,这种紧张局势的升级暂时没有给政府的行政和威望带来明显的负面影响。

从德黑兰的角度来看,其外部环境并没有恶化到需要“乞求”美国宽容以减轻制裁造成的损失的程度。相反,英国、法国、德国等西方国家或多或少同情伊朗,并继续通过技术手段与伊朗保持一定程度的贸易。作为一个主要的中东国家,土耳其坚定地站在德黑兰一边,并继续与德黑兰进行能源合作。如果我们增加伊朗-巴基斯坦边境的大量石油走私,所谓的伊朗石油零出口是不可能的。此外,伊朗幅员辽阔,资源丰富,工业基础雄厚。过去40年来制裁的负面影响没有影响该政权的稳定。

对特朗普来说,尽管国内选举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但只要持续的压力不会导致油价飙升,进而影响美国经济,他在伊朗问题上仍有自主权。特朗普可以继续利用“极端压力”和精确打击,让德黑兰的外国公司从困境中撤退。然而,从侯赛因袭击沙特石油设施中吸取的教训明确警告白宫在中东要小心。什叶派盟友并非不可能“围魏救赵”。霸权也有忧虑,甚至可能导致霸权的燃烧。

伊朗有多少让步是可能的,在可预见的时间里有多少让步是可能的?从过去的经验来看,我们几乎看不到清晰的信号和迹象。特朗普的自信不是观察的标准。白宫的政策工具箱里还有多少选择,以及白宫如何“忍受”不断升级的对抗,是更重要的参考依据。

不管是伊朗还是美国,只要一方无法抗拒压力并退出其立场,“极端压力”的游戏就会结束。

当然,在整个过程中,美国不是完全进攻的那个,伊朗也不是完全防守的那个。随着时间的推移,压力逐渐向压力侧转移。对于那些处于压力下的人来说,过去40年的制裁具有很强的适应性,新的制裁和措施很难成为“压垮骆驼的稻草”

对于施压者来说,随着制裁的继续实施,政策的选择也减少了。如果特朗普看不到制裁的效果,甚至看不到相反的效果,这将导致白宫内部的政策焦虑。博尔顿的离开就是这一点的体现。这也是伊朗希望看到的。

因此,在美国和伊拉克的这场国际象棋比赛中,目前当局正在自相残杀,旁观者也很担心。然而,要达到最终结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旁观者可能只有在当局筋疲力尽、不知所措时才能发挥作用。(责任编辑:唐华)

申博太阳城 快三app下载 bbin 广西11选5 极速牛牛app